山西省潞城市扰饺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qwkfrs.cn

电力问题更难解

2020-01-11 07:06

在全球景气低迷、台湾又有经贸边缘化之虞、两岸关系也生变时,民间投资意愿原本就低,再加上一个缺电风险,民间投资要好也难,更甭提吸引外资来台投资了。投资减少,当期经济成长表现差事小,新当局期盼的创造就业、拉抬员工薪资,都将成镜花水月一场空,这将真正重创台湾经济的未来。

经济方面的影响则更严重且深远。如果限电发生,不论制造业或商业的生产、营业必受影响,短期而言,当然是折损了产出与经济产值。不过,这还只是小问题,真正严重又属“隐性”的影响是对民间投资的打击。

企业投资必然考量与评估投资环境,电力供应充裕、稳定与否则是其中最重要的项目。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就说过:“台积电一分钟都不能缺电”。岂止台积电不能缺电,不论是传统产业或是科技产业,大部分制造业生产的制程是无法承受“随机暂停”,若突然限电、停电,前面制程的半成品就要全毁,厂商蒙受损失,订单与出货时程也将延误。

外界原本就对民进党的能源政策有疑虑,但蔡英文都信誓旦旦保证不缺电,“经济部长”李世光上任后与工商界座谈,也拍胸保证2年不缺电。言犹在耳,台湾马上跌入限电危机中,一旦限电成真,新当局的承诺与社会信任度几乎就要崩盘。民众会联想,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缺电保证与承诺,短短几个月就跳票,那新当局还有哪些承诺与保证注定要跳票?新当局一旦失去社会信任,其政治后果可能是未来施政寸步难行。

至于民间监督电力供应,台当局应慎思。外界指台电“藏电”,坦白说,可能性不高;但为释疑,台当局可让资讯更公开、让专业有公信力者去监督,但请千万别再来那套“民间监督”的民粹。更何况列入民间监督小组名单中者,既有明确的特定立场、又乏专业,如此做只会搞垮台电士气,电力问题更难解。

文章最后说,要避免发生限电,降低政治与经济冲击,防止民间非核家园支持度崩盘,我们建议应先让核一厂1号机重新发电,纾解眼前困境;台当局也应尽快强化电力调度能力、加快兴建中的电厂与再生能源的推动。各核电厂的除役时间不必先变动,但要视整体电力供需情况而调整。这种作法对执政党、台湾社会与经济而言,应是风险最小、最务实的作法。

新当局上台不到两周,碰上提早报到的高温天气,电力备转容量直线下降,5月31日甚至低到只有1.64%,几乎就要宣告限电。近日气温飙高,备转容量率又降到3~5%,幸而有机组完成岁修才免于限电。但以目前的态势而言,无论如何台湾已步入限电风险,殆无疑义。“行政院长”林全很诚实,他说,“今年、明年是最辛苦的两年”。

张忠谋去年底就曾公开表示对台湾未来电力供应的忧心,日前林全则透露包括台积电、谷歌等大企业,都准备要自盖电厂;纵然企业表面上说对新当局解决问题的能力有信心,但某个角度而言,自盖电厂其实就是对民进党的能源政策投下不信任票,否则何需大费周章、花大笔钱盖电厂?台积电与谷歌这种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,有财力与能力自盖电厂,但其他多数企业绝无此能力,碰上缺电风险就只能暂停投资再观望。

台湾《中国时报》24日社论指出,台湾5月底濒临限电危机,“行政院”有意重启核一厂1号机供电,在民进党“立委”与反核团体强烈反对下已宣告搁置。依照气象专家的说法,今年酷暑高温难免,限电风险很高。台新当局显然仍未想清楚一旦限电成真,可能带来的严重政治与经济后果。

核一厂1号机如能加入发电,估计可增加1.5~1.7%的备转容量,坦白说,也未必能完全消除风险,但至少降低限电机率,而民进党“立委”与许多反核团体仍强力反对,显然对限电带来的后果无知。

对那些坚持废核、强烈反对重启核一厂1号机的政客及民间团体而言,也同样忽视了限电对他们的理念带来的风险。在电力供应充裕时,表面上看到有超过半数民众支持非核家园,但如限电让民众生活不便,甚至影响经济与就业时,非核家园的支持度必然衰退。这点“政务委员”张景森说得最直白:“若这两年一旦限电,民间反核的力量就会崩溃。”